山巡

痛快淋漓地享受生命。

萌上一对cp的胡言乱语

   最近又把家教翻出来看了一遍,之前觉得还可以的狱纲现在再看简直是炸裂天际的萌啊啊啊啊啊,我坚决地站了5927 (严肃脸)。
   就是很感动吧,看着狱寺拼尽全力也要守护,纲对狱寺的信任与接纳,还有一起看烟花、大声欢笑的约定。将两人的心连接起来的是建立在友情之上的对彼此的依赖与眷恋的羁绊。满心信任着一个人,而这份真心也能得到超出期许的回应,这样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贴吧里的小说十篇有九篇都是BE,而太太们写的实在精彩,将两人掺着无奈、绝望、生离死别痛楚的心情描绘的淋漓尽致。不太看虐文的我真的是眼含热泪吞咽着玻璃渣。
   永远二十六岁的狱寺,结婚时纲透过走来的新娘看向教堂大门,恍惚间似乎又看见了银灰色的头发和含笑的碧绿眼眸 ①,讲真我在看的时候只能无声地捶床咆哮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不让这两个人在一起!!!
    贴吧太太们实在太厉害了,我几乎是把精品贴的小说全部看了一遍,果然,那么多篇里只有寥寥一两篇HE ,为什么啊啊啊!! 按忠犬来说日常温馨HE不是很适合吗! 但是后来又想了想,唉,好像也是,忠犬这一设定的确虐更有直击人心的力量。
     最后,狱纲真的太美好了,虐也虐的很美好(手动再见)。

①贴吧,狐姬音殇太太的《浮生十年 La Magia》

喜欢的太太总结:
           微博 lofter–啤儿茶爽有点甜(太太的图超 !级 !萌 !)
           贴吧……………………精品贴一篇篇向下看吧           (´-ι_-`)

【韩叶】关于撩与被撩

正经老师与不正经学生的不得不说的故事。

(四)
  

“此题的正确解法是……”

  
  
    糟透了。
  
    韩文清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和头部隐隐的抽痛。

    昨晚教师聚会。考虑到第二天有排课的韩文清一口回绝了邀请。但挨不过喻文州和王杰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游说还是被拉了去,结果即使提前告辞,回家也已近深夜。

  
   推辞不了的酒不断碾压着抽痛的胃部。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计划第二天早上传阅的教案大纲仍有一半未完成。
  
  
   如此熬夜和饮酒的搭配,韩文清原本‘生人勿近’的脸色第二天愈发地不善。

  
“喂喂喂我说叶修啊你看老韩今天的脸色太吓人了就算以往再怎么凶也不像现在这样要吃人了一样啊真是我一整节课都不敢抬头看他脖子低的都快断了诶你说他这样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啊没错就他那行走的气场收割机谁敢和他在一起啊还有……”
    黄少天戳了戳前座的叶修忍不住开启吐槽模式。

  “嗯……也许吧。”叶修头也不回,看着韩文清又摁断一根粉笔。

   
    转身就听见黄少天标志的嗡嗡声。
 “嘭 !”
    课本拍在桌上,韩文清瞪着炸毛的黄少天。
 “出去 !”

    叶修笑着招招手,目送黄少天垂头丧气地走向熟悉的站位。

    韩文清看着叶修脸上的笑容,下意识地捻紧手中的粉笔。
   

    烦躁。

 “老韩,怎么少天又被你罚站了?”
    韩文清放下文件,撇了一眼喻文州。
 “废话太多。”
    喻文州笑了笑表示服气。

    后遗症仍在作祟。
    胃部抽痛地绞在一起,冷汗顺着鬓角缓缓流下。
    还有工作,所以得再忍忍。

  
   “老韩,给你交作业。”
     韩文清扭头看着叶修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好像迟交作业是件多骄傲的事似的。
   “放那。”韩文清此时没工夫和他废话。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韩文清的侧脸。

   “哗啦——”
     桌角堆着的一沓试卷被叶修的动作扫落,铺散一地。
    “啊,手滑了。”
     韩文清看着叶修脸上欠揍的笑容,强压下暴走的冲动。
   
     叶修蹲在地上将试卷一张张捡起,还剩最后一张落在韩文清的椅子下面。
     韩文清侧身,低头去捡那张试卷。

    
    微凉的双手附上侧颈,身体被拉下,

 
    额头抵上一片温热。

 
    韩文清的双眼微微放大,叶修的头发蹭在侧脸,呼吸清晰可闻。

   
    指尖压着的动脉有力地搏动,皮肤接触的地方缓缓染上热度。

   
    韩文清一把拽开叶修。
 
  “胡闹 !”

    叶修耸了耸肩。
 
“看你的脸色还以为你终于生病了,看来是我判断失误。”

    韩文清皱着眉没有呛回去。

 
     叶修整好试卷放在桌角,顺手压上自己的本子。

  “老韩,那我就走了啊。”
  “快滚。”
  “怎么这么不留情面……”
  
    
     韩文清靠着椅背看着天花板。

     愣了会神,继续投入工作。
    
     伸手去取叶修的本子,

   “啪。”

     韩文清捡起掉在地上的小盒子。

     胃药。

     翻开本子,入目一片空白。

     韩文清愣了愣,点上烟靠着椅背继续看天花板。
    
    
   
   
   
    
   
   
   
   
   

  
  
  

[韩叶]关于撩与被撩

设定:
        严肃老师×不正经学生

(三)

     铅灰色的阴云翻滚,天色阴沉一片。

  “看这条抛物线……”
   韩文清的低气压像往常一样压得人抬不起头。
   
    但总有例外。
    
     韩文清很敏锐,敏锐到可以根据喻文州批作业翻页的声音计算出他的手速。因此,那道若有若无的视线让他无法忽视。
  
     顺着视线凶狠地瞪回去,不出意料地撞上叶修笑得眯起来的双眼。

     韩文清转过身,皱着眉用力地写下公式。
 
 
     视线。

    
    
     身后缓缓染上热度。

     韩文清松了松领带。



 “老韩,领带不错啊 ,哪买的?”王杰希刚拐过楼梯就碰见黑着脸的韩文清。
  “朋友送的。”
  “那应该是女性朋友,这颜色就……”话还没说完,韩文清的脸色就愈发地阴沉。
  “嗯 ,突然想起下班了那我就先走了啊。”王杰希很识相地没再招惹他。

      
     窗外天色如墨般晕染,翻滚的云层中压过沉闷的雷声,幽灵般的闪电不时撕裂黑暗的天空。
     楼道一片昏暗。
     韩文清皱着眉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
      
   
    热度。

     
    
  “呦,老韩,下班了还不回去,就这么热爱学校啊。”叶修单手拎着包慢悠悠地晃出教室,随手关上门。
      韩文清皱着眉,破天荒地没有呛回去。

      叶修愣了愣,转身看着韩文清。



    
  

   “喂,不要靠这么近。”

      韩文清眉头皱的更紧了。

   
   
      叶修无声地笑了笑,食指按上韩文清拧在一起的眉心。

   “总是皱眉可不好啊……”叹息般的声音淹没在窗外炸开的雷声中。

     韩文清僵在原地。
     
     昏暗的楼道不时被闪电点亮,空气中充斥着沉闷的泥土的湿气。
     叶修靠的很近。发梢边缘浮着朦胧的白光,睫毛在眼下投下小片阴影。
     看着他的漆黑眼瞳中泛着潮湿的光亮,在昏暗与湿气中隐晦不明。

    
    伸出手,勾住韩文清的领带缓缓拉近。
    
    
    呼出的热气扑在韩文清的脖颈。









  

  “领带,太没品了,韩 ·老 ·师。”

     

  
   
     韩文清顶着一双黑眼圈走进办公室。
     喻文州瞅了瞅韩文清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喂,老王,我说谁又惹他了?”
    王杰希耸了耸肩,“谁知道啊。”
  
   “咳,老韩。”
   “嗯。 ”
   “……你今天换了条领带,昨天那条……”找到话题的王杰希没注意到韩文清愈发阴沉的脸色。
   “赶时间随便系的。”
   “嗯,这样啊,我也觉得今天这条更不错。”
    
    
      喻文州表示也是尬聊到一种境界了。
   
  

    
    
    
    

    

     

    

        
 
     
    
     
     
  
 

[韩叶]关于撩与被撩


haha 叶修你个撩人的小妖精。

(二)
  
   办公室安静的出奇。

   王杰希批完最后一本作业,好心情地泡了咖啡,写完了三份教案。
“嘭!”
   王杰希探了探头,隔壁化学组组长一脸阴沉地把一本作业拍在桌上。
“老韩,作业还没批完啊?啧啧,你这不行啊,看看老喻都批完了……”
    王杰希说完就被韩文清吃人的眼神瞪了回去。
    能让韩文清这么气的人……王杰希摩挲着下巴,果然只有……

 “把叶修给我叫过来!”
 

“呦,老韩。 ”
 
    韩文清强忍着把本子拍到叶修脸上的冲动。
“你看看你写的是什么!”
    叶修拿起本子随手翻了翻,“作业啊,还能写什么”
  
    躲在韩文清低气压外的喻文州笑了笑。
“能让老韩改一个小时的作业也是可以……”
    韩文清一记眼神杀。
  
“作业我可是认真写了,至于改作业就不关我的事了。”
    认真?韩文清看着龙飞凤舞飘的要上天的字迹握紧了拳头。
   
    随手翻到一页,韩文清指了指,
“什么意思。”
“额……这个……嗯……”韩文清的脸色愈发阴沉。
    突然叶修灵感一闪。

“我知道了!这个……这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看着杀气已经实体化的韩文清,叶修拿着本子干笑了两声。
“下次,下次一定写的包你满意。你看,我这个‘好学生’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韩文清又被叶修的‘好学生’噎了回来。
  
    看着叶修脸上的笑容,韩文清愈发的烦躁。摆了摆手,扭头皱着眉点烟。
   
 

   本子略微粗糙的页脚点在韩文清的指尖,向上缓慢地滑过。

   手背,小臂。

   一路带起些微的热度。

  
   瞬间,周围的嘈杂不见,
   韩文清只听见叶修压低的笑声。
  
 
 
  “老韩,下班了还不走啊。”
  “嗯”
     韩文清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看着缓慢腾起的烟雾。
     皱着眉,狠狠地摁灭烟头,低声骂了一句。
   
  
  
  
  
  
  
  
  
    
    

      

  

[韩叶] 关于撩与被撩

设定:
       韩文清×叶修
       严肃老师×不安分学生

hahaha,如题,这就是一个撩与被撩的故事。

(一)

“模拟卷的压轴题,十五分钟”
    忽视台下一片惨淡的哀嚎,韩文清坐下,用力按了按紧皱的眉心。
   
    身为荣耀高中的物理组长兼一班的班主任,韩文清压力很大。

    原本年级的教学任务和教案编辑由他指导完成即可,但在他时隔两个月才收到喻文州的教案,以及和周泽楷在迷之沉默中结束了一场研讨会后,年级的任务就不言而喻地打包给了韩文清。而以往靠谱点的张新杰,这段时间也告病休假,这就导致了韩文清最近经常伏案写教案到凌晨。
    而身为一班的班主任,韩文清自觉还是可以镇得住的。无论教室里有多鸡飞狗跳,韩文清只要一推门,眼神一扫,气场就能将氛围压至零点以下。可凡事总有例外。
    叶修。
    韩文清的眉头又拧在了一起。
   
    叶修是唯一一个敢和黑着脸的韩文清笑眯眯对视的人。
    叶修长得白净文气,一副好学生的模样。但他却热衷于逃课,睡觉,周身也时常若有若无缭绕着淡淡的烟草味 。按说如此折腾叶修的成绩早该惨不忍睹,但偏偏每次考试他总能名列前茅。因此每次韩文清抓住叶修露出的小尾巴,叶修总会以此开脱,噎得韩文清的脸更黑。
    叶修有一个爱好,就是呛韩文清,并且乐此不疲。
   
    教室里只有纸笔摩擦沙沙的声音。

    天气很好。湖蓝的天空晕染,蓬松的白云缓缓流动,午后温暖的阳光铺散而下,暖金色与窗外乔木的翠绿交织出不可思议的美感。微风带起白色的窗帘,扫在叶修的桌角。
     韩文清有点愣神。

     黑色的签字笔在叶修的手中旋转。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地翻转着,签字笔的黑色和缠绕其上的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签字笔越转越快,黑白两色也逐渐不分彼此。突然,黑色被一把攥在了手心。
     韩文清猛的回神,抬头对上了叶修的双眼。

     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桌面上,乔木在叶修的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 黑色的眼瞳中摇曳着流转的碎金,藏不住的是满溢的笑意。
    
     心底微微一动。
     皱了皱眉,韩文清抚上胸口。
    
     心律不齐?